向污染宣戰的硝煙正瀰漫在能源結構領域。4月18日,距上一次會議召開4年之後,國家能源委員會再次召開了第二次全體會議,這也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擔任本屆政府國家能源委員會主任以來,召開的首次全體會議。
  李克強總理強調,發展遠距離大容量輸電技術,今年要按規劃開工建設一批採用特高壓和常規技術的“西電東送”輸電通道,優化資源配置,促進降耗增效。
  上月,國家能源委員會專家咨詢委員會主任張國寶支持發展特高壓,他說,在成為世界第一大裝機容量大國後,中國發展高效的特高壓電網是非常必要的。
  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中國80%的人口居住在20%的土地上,要解決中國的能源、資源配置問題,必須提高電網等級,再加上環境問題,建設特高壓已迫在眉睫。”
  特高壓電網發展之切
  今年3月,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強調:要像對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污染宣戰。
  解決環境問題的關鍵在於能源結構的調整,發展新能源,降低煤炭的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從近年來國家接連出台的政策看,鼓勵新能源發展的方向清晰,但是風電、太陽能發電、水電等可再生能源發電中棄風、棄光、棄水問題不斷引起業界關註。
  以棄風為例,國家能源局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全國風電利用小時數超過2000小時,平均棄風率為10%,比2012年降低了7個百分點。
  雖然目前情況有所好轉,但總體上形勢依然嚴峻,個別地區問題甚至在加重。黑龍江省電力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褚艷芳曾表示,2013年黑龍江棄風電量是11億度,占比16.4%,比2012年增加了27%,最主要的原因是有電送不出去。
  一方面是可再生能源發電輸送不出去,一方面是東南地區電力不夠,只能依賴高污染的火力發電。
  對於上述問題,韓曉平認為,棄風是因為當地電網難以自身消化,所以就選擇棄風,如果電網大的話,能容納進去就不至於棄風,特高壓電網是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之一。
  李克強在新一屆國家能源委員會首次會議上強調,要發展遠距離大容量輸電技術,今年要按規劃開工建設一批採用特高壓和常規技術的“西電東送”輸電通道,優化資源配置,促進降耗增效。
  實際上,今年以來,包括張國寶在內的多位業內專家,就希望國家加快發展特高壓電網頻頻發聲。韓曉平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說:“建設特高壓已經是不得不去面對的問題了。”
  韓曉平解釋,中國80%的人口集中在20%的土地上,在此20%的人口密集區域,每年每平方公里的燃煤量將近1500噸煤,高的地方甚至達到10000噸,環境無法承受,要解決中國的能源、資源配置問題,必須要提高電網等級,否則無法解決這些問題。
  他介紹,現在中國人均用電不到4000度,如果到2020年GDP翻一番,人均用電至少要達到7000度,整個用電量還需要增加一倍,不用更高等級的輸電方式沒辦法保證供電系統平衡。
  聯網將涉9000億投資
  發展特高壓電網,有贊成也有質疑的聲音。發展特高壓電網的觀點主要是集中在電網的安全性和經濟效益兩方面,質疑的關鍵問題就是“三地聯網”。
  據瞭解,國家電網公司控制的地區主要分成東北、華中、西北、華北、華東五大區域電網。按照國家電網的設想,是通過建設“三縱三橫一環網”的交流特高壓電網將華東、華北、華中三個地區聯成一張電網,即“三地聯網”。
  前電力規劃總院規劃處長、國家電網建設公司顧問丁功揚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稱,“三地聯網”會有安全問題,一旦出現故障可能造成大範圍停電,影響範圍很廣;且由於交流電不受控,故障形態也就很難控制。
  對此,韓曉平認為,從安全問題來說,隨著信息化發展,傳統的安全危機在不斷減少,能力在提升,在非傳統的安全方面,比如對電網的控制系統進行攻擊的威脅,但是對非傳統安全不管是不是特高壓,都會有攻擊,關鍵是加強自身的防範能力和反攻擊能力。
  在經濟效益方面,韓曉平介紹,“三地聯網”在投資上涉及約9000億元,可以帶來2.5萬億度電的流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進行資源的優化配置。
  實際上,據丁功揚介紹,國家電網公司的規劃中有一條是錫盟-南京的交流特高壓輸電線路,該項目在錫盟送出電力為940萬千瓦,最終到南京僅剩不到200萬千瓦。
  “(錫盟-南京的交流特高壓輸電線路)花了380億元向南京送電,北京到錫蒙只有350公里,用50萬的電壓輸送電就可以了,可以節約很多錢,不需要分流,但是,不分流,距離越遠,輸送越少。”丁功揚說。
  很明顯,效率的問題一直是業內爭議的焦點。韓曉平認為,發展特高壓電網的經濟性,比如是建特高壓、建天然氣管道,還是產業轉移等,讓市場來做決定。
  同步發展分佈式能源
  在發展特高壓的問題上,有直流特高壓和交流特高壓之分,不過有專家認為,發展交流特高壓,會造成風險不可控。
  以“三地聯網”為例,就是在原有電網上面建立一個特高壓的網架,通過特高壓把三個電網變成同步電網,同步運行。在未被聯網之前,即便三條單獨的線路某個出現故障,也不會影響其他兩條線路的政策運行,聯網後,則會互相波及,影響範圍更大。
  丁功揚認為,當設備出現故障後,會有連鎖反應,難以控制,風險很大。多個系統之間是可控的,“三地聯網”之間是不可控的。
  韓曉平建議,在發展特高壓電網的同時,在要害部門一定要發展分佈式能源,中國特高壓的發展必須是和分佈式能源同步進行,否則將來一旦出現大的安全問題的話,將是大範圍的問題。
  同時,對於打破電網的壟斷也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一個是電網和售電分開,提高競爭力,還有就是要發展分佈式能源。”
  韓曉平認為,真正打破壟斷的還是分佈式能源,所以特高壓建設中分佈式能源要和它並重,才能解決安全和反壟斷的問題〃李彪)  (原標題:一批特高壓年內開建 專家預計“三地聯網”將涉9000億投資)
創作者介紹

香水

ap05apmgz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